複杉

【圍巾】房東的貓

yieat:

warning:au,畫家泰&有抑 鬱 症的阿珍,平淡,治癒or致鬱向。前面已經特別畫上重點了請仔細審題並慎入。
cp:圍巾


01
金泰亨是個畫家,從正規藝術大學畢業的那種。但其實要說他是正經的畫家他又不是,因為比起在畫布上揮灑色彩,他更喜歡自己一個人拎起一袋噴漆到街頭上自由地塗鴉。

一日半夜他從最近的一個作畫地點回家時看見一樓一直沒有承租出去的店面亮起了一盞微弱的小燈,昏黃的燈光從半掩著的捲門中漏出來,灑在漆黑的夜裡,照亮了金泰亨總會經過的小巷。

他沒放在心上,只希望之後營業的會是賣食物的就好。他看了一眼手中袋子裡從超商買來的三角飯糰和杯麵,嫌棄地嘆了口氣,轉身上樓。

才剛睡下沒多久他就睡眼惺忪地被刺耳的門鈴聲吵醒。金泰亨一點也不想理會在假日清早來按門鈴的倒霉人,但門外的人打死不放棄,似乎不按到他出來是不會停歇的,金泰亨只好皺著眉起床,拖拖拉拉的在房間到門口的路上瞇著眼直喊:「來了,別按——」

話音未落便止住了。他被門外站著瞪圓了眼睛盯著他的男子驚艷到怔住了。

「你好,我叫金碩珍,來收房租…」金碩珍看了一眼身上只穿著寬鬆的白上衣和平口內褲的金泰亨,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嗯……我吵到你了嗎?玧其說只有這樣你才會來開門,真的很不好意思,如果你不方便我可以明天再來?」

「呃……玧其哥呢?」

金碩珍愣了一下,抬起頭茫然地問:「玧其他搬走了,他沒和你說嗎?」

「不是,我是說我從住在這開始一直都是玧其哥在收的房租。」金泰亨側過身將他拉進來,把門帶上,靠在玄關懶洋洋地問:「你拿什麼證明你是房東?」

金碩珍啊了一聲,一臉了然的樣子,從口袋裡拿出他當初簽約的合同遞給他看,「我剛搬回來,這是我老家,不過我不住這很久很久了,一直都是玧其在幫我打理的。」

金泰亨一直觀察著金碩珍,那人垂下眼掩住了眼簾下的情緒,他只能從話間感覺到金碩珍對這個地方有著淡淡的懷念。

他倒了杯水給金碩珍,回房間拿了手機來看,才看見被關閉提醒的前房東閔玧其閃著10+未讀的紅點。他也不再懷疑,把錢交給金碩珍和他交換了聯繫方式就和他說再見。

待他離開後金泰亨立刻把金碩珍也關閉了提醒。

房東什麼的,長得再好看都沒用。

倒回床上,金泰亨一路睡到了下午,外出覓食時習慣性的帶了幾個罐頭去樓下餵貓。幾隻小隻的看見他都湊了過來,金泰亨卻沒看見那隻他餵了很久的小胖貓。那隻白吃了他兩個月的罐頭和零食也不跟他回家的臭貓。

嘴上吐嘈歸吐嘈,但金泰亨已經和牠培養出了感情,每天都來蹭食物討抱討摸的胖貓今天沒有出現還是把金泰亨給擔心壞了,他揉了揉其他小貓後便東張西望的找了起來,但晃了兩條街卻還是沒看見那隻特徵明顯、肥的獨一無二的小胖子。

他還是每日照常下樓餵貓,但那天之後已經連著好幾日都沒有再看見過那隻小胖貓,金泰亨餵養了貓咪這麼久幾乎已經知道大概是找不回來了。

他在大半夜背著一大袋噴漆和顏料踏出家門,在街頭的某處畫出了一隻栩栩如生,可愛的小胖貓,最後還在旁邊留了和畫風全然不同一個酷炫跩的簽名。

天已經濛濛亮了起來,金泰亨滿意的看了一眼,最後在塗鴉前放上一個罐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沒想到那隻剛剛才道別了的貓就懶懶的趴在一樓的店門外,抬眼看到金泰亨走近時喵了一聲歡快地衝向他。

這小胖子怕是要成精了。

金泰亨被濕漉漉又圓滾滾的眼睛盯到心都軟了,身上唯一那罐罐頭又被他給留在塗鴉那了,金泰亨只好認命的拿自己的早餐錢去超商給牠買,輕點了一下貓咪粉嫩的鼻子,寵溺的看牠吃得臉都要埋進罐頭裡。

過了一會一樓店面的主人就出來找貓了,金泰亨看見那個被他劃分到拒絕往來戶的房東從裡頭走出來,呆望著門外蹲著的一人一貓。

「你怎麼在這裡?」

金泰亨瞇著眼有些不悅,指著那隻原本只認自己的胖貓問:「你是怎麼把牠拐走的?」

「你說年糕嗎?」

「你還替牠取了名字?我餵了牠兩個月!」還都不跟我回家。金泰亨沒有說後面這句,太丟人了。

小胖貓大概是聽見金碩珍在喊牠,吃到一半的罐頭也不吃了,乖巧地蹭到金碩珍腳邊和他撒嬌。金泰亨衝著牠翻了一個巨大的白眼,強壓下回去在貓頭噴下大叉叉的衝動。

「牠是你的貓嗎?我也不曉得為什麼牠這麼親我……我平時沒什麼動物緣的。」金碩珍低下頭把年糕抱起來,留戀不捨的蹭了蹭後遞給金泰亨,「還你吧。」

顏質大概是永恆的定律。長得好看的人和小動物就是般配,金泰亨看著金碩珍和胖貓一大一小兩顆頭碰在一起,兩對圓滾滾的眼睛一起盯著他。

真他媽犯規。

「你養著吧,我會常常來餵牠的。」金泰亨撇過頭不自然地道。

金碩珍注意到罐頭邊一袋沾著顏料五顏六色的大袋子,猶豫了一下後問他:「你要來我店裡幫我畫畫嗎?壁畫,就畫牠。」

金碩珍朝他舉起胖貓。

02
金泰亨開始在金碩珍的店裡幫他畫畫。金碩珍開的價格比他在外頭接三個月案子的金額還要多很多,給他自由,還給他免了房租。

金碩珍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他小小的咖啡廳不請員工裡頭只有他一個人,每日照心情做的手工限量甜點和咖啡賣完就沒了。而開店時間全靠社群通知,有時早上有時下午有時凌晨,老闆想休息就不開門,累了就收工,店外更是連個招牌和都沒有。

就像是不打算和人產生聯繫的感覺。

金泰亨也從來沒見過金碩珍笑,即使是在他溫柔抱起年糕的時候也沒有。他相當安靜、寡言,金泰亨若是專注在畫作時不和他說話他們能這樣安安靜靜過一下午。他也從沒在手機看見過那個被關閉提醒的人給他傳訊息。

虛無飄渺,金泰亨認識金碩珍一個月後給他的一句點評。

但不得不說這樣的關係和距離感讓金泰亨感覺相當的舒服、自在。

一個雨後的下午,店裡就只有他們兩個人,金泰亨正用筆尖勾出貓咪眼裡的神韻,而金碩珍抱著年糕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看書,突然一個人帶著外頭的露水踏進店裡,驚擾了睡著的貓,把金碩珍懷裡的年糕驚到喵了一聲。金碩珍這才懶懶地抬眼,看向剛進門的人。

「哥。」

「南俊?」

金泰亨皺起眉,因為金碩珍那一聲回應手一抖畫歪了,將整隻貓的美感都破壞了。他看了一眼來人,而那人也詫異地盯著他。

「你好,我叫金南俊。」金南俊看了一眼金碩珍,只簡略的介紹。和他點頭示意,交換了名字後就轉頭問金碩珍:「珍哥你為什麼這麼久沒來找我?」

金碩珍向金泰亨那撇了一眼,皺著眉把金南俊拉進了後頭的小房間裡。

「什麼嘛……」金泰亨低下頭,一點繼續畫下去的心情都沒有了。被排除在外的感覺一點也不好,金泰亨跑去抱起同樣被冷落了的年糕,喃喃地對懷裡撒嬌的貓說:「你珍哥還有別的朋友呢,不是只有我們兩個。」

是吧,一個人怎麼可能不和其他人聯繫?

雖然他從來沒看過金碩珍和朋友或家人講電話,也沒見過有認識他的人來店裡找他。

之前為了方便金碩珍給了他店裡的備用鑰匙,金泰亨開始避開金碩珍在推特上公布的時間過去。金泰亨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這麼孩子氣,那天金碩珍和金南俊兩個人在後頭待了很久,在他看見金南俊準備離開時親昵拉住金碩珍的手,慎重其事的和金碩珍說「一定要來找我」時默默扁起了嘴。

但更讓他感到厭煩的是金碩珍低下頭眼裡滿溢的悲傷。

金泰亨本來就喜歡安安靜靜的畫畫,金碩珍在時只是能多蹭免費的點心和咖啡。這是金泰亨一直以來給自己的解釋。從那天起他就把金碩珍重新開啟了聊天提醒,但卻一直沒等到那人給他傳任何訊息,直到現在他們的對話框都還是一片空白。金碩珍就住在樓上閔玧其原本住的那間屋裡,金泰亨卻感覺不到上面有任何動靜,安靜的像是沒住人一樣。

一個禮拜後的深夜,他從街頭回到家,才剛洗去一身的噴漆味踏出浴室,突然一陣急促的門鈴聲響了起來。金泰亨拿了一條毛巾蓋在還滴水的頭上去開門,一個抱著貓的人撲進了他的懷裡。

這是金泰亨第一次在金碩珍身上感覺到強烈的情緒波動。

03
金碩珍沒事,年糕也沒事,但他不曉得金碩珍為什麼這麼悲傷。

他給年糕開了一個罐頭,將牠放在客廳隨手扔了幾個紙箱讓牠自己去玩,拉著金碩珍的手走進房間裡,「金碩珍,你怎麼了?」

「我很難回答你我怎麼了,對不起……」金碩珍低下頭,表情有些恍惚,緊緊拉住了金泰亨的手,「能讓我和年糕在這裡待一個晚上嗎?」

「……好。」大概是金碩珍的樣子太過於無助,金泰亨一時鬼迷心竅就答應了。

兩人擠在金泰亨的床上,外頭似乎下起了雪,凍得金碩珍忍不住一直往金泰亨身上靠。金泰亨被他擠得渾身燥熱,只能一直挪開給他空間,忍讓到最後被金碩珍逼到了床角,金泰亨終於忍不住用身體去固定住那個一直擠他的人。

「你還要不要睡覺?」

被環住後金碩珍終於覺得沒那麼冷了,在金泰亨懷裡尋了舒服的位置回抱住他,一邊喃喃地問:「你為什麼最近不來店裡了?」

「我忙,沒空。而且你找不到我為什麼不給我傳訊息?」

「……南俊是我的醫生,如果你是在意他的話。」

「不要轉移話題,而且我幹嘛在意,你又不是我的誰。」

「我在意啊,我想要和人產生聯繫……想和你…有聯繫。但我不曉得我應該怎麼做,金泰亨。」金碩珍頭在他懷裡蹭了蹭,被金泰亨尖銳的話語逼到說了實話,耳尖迅速發紅。

金泰亨細細咀嚼著他的話,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終於記起要回應,瞇著眼望向懷裡人,「金碩珍,你曉得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但他只看見了金碩珍耳朵還沒退下去的粉紅和他綿長的呼吸聲。

隔天下午起來時金碩珍已經給他準備好早餐了,用他冰箱裡少得可憐的食材,人正坐在他的沙發上逗弄著年糕,金泰亨走過去三兩下迅速地解決了早餐,吃的時候一直看著待在家裡的一人一貓。

金泰亨照著金碩珍給出的資訊在他下樓去咖啡廳做甜點時上網搜了金南俊的名字。瀏覽了一些無趣的論文內容,他心不在焉地繼續往下滑,直到他看見了一張合照,金南俊和旁邊的人對鏡頭掛著職業的微笑,還有下面科室的簡介配字,精神科。

他似乎觸犯到了別人的隱私。

但金泰亨卻覺得自己正順著金碩珍扔出的餌傻傻的一步一步陷進去。

他點開閔玧其傳給他的訊息,上面只寫著類似於警告的字眼:『我聽南俊說了,如果你不喜歡珍哥不要接近他,我下個月就回國了。』

金泰亨不耐煩地把手機扔在床上走下樓踏進咖啡廳裡,定定的看著金碩珍說:「喜歡上你我就是烏龜王八蛋。」

「……那我只好再多養一隻寵物了?」

金碩珍用他一慣溫潤的嗓音回覆,面部表情柔和,眼裡有深到他看不清、也不想看懂的情緒。讓金泰亨平時能說會道的嘴突然吐不出任何一句反駁的話。

00
金碩珍是生病了。他的醫生金南俊安慰他這就像是個療程比較長的感冒,會伴隨著精神不濟、頭痛等大大小小的副作用。

他已經習慣了這種長久陪伴的心情低落。自從大學時他父親去世後他的繼母將他趕出家門,金碩珍就已經習慣了這樣持久不斷的悲傷與孤獨。他沒有倒下,初入職場時一個人住在首爾鬧區中四四方方的小套房,在吃人的社會中掙扎,過於堅韌的個性讓金碩珍走得很快也很遠,當他踩著別人爬到管理階層,房子也越換越大時他迷失了。

29歲的金碩珍除了錢什麼都沒有。

只有無盡的痛苦和黎明像是永遠不會到來的夜晚。

閔玧其提議把他接回他的老家,那裡大概是首爾最靜僻的小區之一,非常適合靜養。這裡有很多他小時候的回憶,但自從他父親去世後他就不再喜歡接近這了。

旁人勸慰的話都是些老生常談,金碩珍不想辜負其他人的好意,但他實在膩煩得很,當閔玧其問他要不要去他那住時金碩珍立刻就答應了。

在閔玧其開車接他過來時他看見了一個男人在他家樓下餵貓。金碩珍就靠在車窗邊靜靜的看他餵,他手邊的貓咪一個一個湊過來蹭著他的手給他撫摸,那人面對一群野貓的撒嬌和爭寵時笑開了,拉著一張四方嘴,笑得就像個大男孩一樣。

金碩珍突然覺得很羨慕,為什麼其他人能活得這麼有生命力?

當他住進去時看到金泰亨時還是嚇了一跳的,金碩珍沒想到那天在大樓底下餵貓的就是他的房客。天底下就是有這麼巧的事情,雖然金泰亨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喜歡他。

餵貓的初印象讓金碩珍對金泰亨抱著好奇心,他跟著去看過他畫畫,會在他回程的路上給他留盞燈,照亮他回家的路。

有天在路上他看見了一隻胖呼呼的貓,金碩珍也不曉得是不是金泰亨餵過的那幾隻,就湊過去遠遠地盯著看,也不敢靠太近,小心翼翼地留了開好的罐頭放著,學金泰亨抱著膝蓋蹲在一邊看著牠吃。小貓兒肯吃金碩珍已經感覺很滿足了,但他在店裡看見那隻貓咪要進來店裡、還翻滾了一圈露出肚皮和他撒嬌,心裡很久沒出現過那種又暖又溫柔的感情都要溢出來了。

之後他抱起年糕,要金泰亨在他的店裡畫下貓咪。

一開始是好奇,但最後他看著金泰亨在他的店裡畫了越來越多隻貓,他的心好像莫名其妙的也被這個人佔滿了。

他感覺到很充實。心裡被那種像棉花糖一樣粉色的又軟又甜蜜的東西佔據了,他開始覺得沒那麼難過了。

他想這個大概就是喜歡吧,但那天金南俊卻和他說這只是移情作用。

金碩珍不相信,足足等待了一個禮拜,在他看不見金泰亨的一個禮拜後終於忍不住了,帶著年糕到他樓下的房客家裡。

走向他懷裡,金碩珍終於感覺沒那麼冷了。

「好舒服,和人擁抱的溫度。」

04
在金泰亨和他放話後他們兩個又恢復了原本的相處模式。金碩珍給他做甜點,沖咖啡,金泰亨就專心在他的牆上畫上小胖子。

一個月後閔玧其如他訊息所說的出現在店裡,那時金碩珍正給抱著年糕躺在沙發上的金泰亨蓋上毯子。輕聲對閔玧其比了個噓的動作,走向後頭的小房間。

「珍哥,我讓你來這是休息,不是談戀愛。」

「我也不喜歡這樣啊……」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他不喜歡你,或是你們在一起了之後分開了怎麼辦?你的病情……」閔玧其絮絮叨叨的話被金泰亨走進來發出的聲響打斷。

「珍哥,我先走了,你要記得餵年糕。」他移開眼沒給金碩珍開口挽留的機會,轉頭對閔玧其燦笑,「嗨,好久不見,玧其哥。我走啦~」

說完金泰亨就把門帶上,無視了金碩珍看向他時微紅的眼角還有他蹙起的眉。

回家帶上包包後金泰亨又跑出門畫噴漆去了。等他餓到回過神時已經是深夜,他在泳池的廢墟噴出了一幅巨大的人像,一張帶笑的側顏,儘管他根本沒見過金碩珍的笑容。

挫敗的看著牆上那個笑得沒心沒肺的人,金泰亨連個簽名都沒留下就逃跑了。

帶著超商買來的垃圾食物搖搖晃晃爬上樓梯,一到家門前就看到一個人抱著腿蹲在他門前,也不曉得等了多久。

他將食物丟下衝上去攬住金碩珍,一觸上他的肌膚立刻感覺到他被凍得渾身冷冰冰的體溫。

一感覺到有熱源環住自己金碩珍才傻呼呼地抬頭對他說:「我沒等很久,想你大概會在這時間回來的。」

在解釋什麼?明明一臉恍惚的。

陰著臉把金碩珍拉進房裡,金泰亨將他身上的衣物褪盡,在手觸上他的扣子時感覺到金碩珍的輕顫,垂下的眼睛對金泰亨眨了兩下,也沒有反抗任由他動作,只在被推進浴室裡泡進溫熱的水裡時輕嘆了一聲。

剛剛脫他衣服時金泰亨還沒感覺出來,現在聽見那聲嘆息時反而心猿意馬了起來,想到背後那人現在正光著身子血液瞬間上沖腦子,讓他暈暈乎乎的。金泰亨一臉彆扭就想出去,卻被金碩珍給拉住了。他不敢轉頭,慌亂地說:「你先洗,我出去吃點東西。」

「……你不冷嗎?」金碩珍扯了一下他的手。

金泰亨覺得他渾身的血液正在漸漸匯聚到下半身,讓他渾身僵硬。浴室裡濕熱的霧氣像是撩著他,想將他心裡一直不肯承認的情愫給催化了一樣,金泰亨用力的甩頭,將自己蠢蠢欲動的心思透過搖頭給甩去,在金碩珍放開手時幾乎是落荒而逃似的離開浴室。

該死的。

金泰亨低頭看著下半身鼓脹的部位,一臉絕望。

他強迫自己把眼前被他摔得混在一坨的晚餐吃下去,在金碩珍穿著自己的睡衣走出來時將自己關進浴室裡。他在浴室耗掉了大半個小時,出來看到金碩珍還呆坐在客廳讓他瞬間皺起眉。

金碩珍就那樣坐在那,不動卻足以讓他心慌意亂,徹底的將剛剛在浴室裡構築出來的城池和堡壘給擊碎,潰不成軍,讓金泰亨只能順應自己的慾望上前擁住他。而他知道金碩珍就是在等這個。

「烏龜王八蛋。」

「是。」金泰亨吻上他。

溫柔的吮吻,從客廳到床上,觸上另一人微涼的體溫,冷意到最後全變成像被火燎過後讓人心焦的燥熱。金泰亨將金碩珍揉進懷裡,揉進骨血。

「泰亨,你知道人要花費多大的勇氣才能跨越那條線嗎?」金碩珍在金泰亨手觸摸到手上的疤痕時問。

金泰亨在那上面印上一吻,把懷裡的人摟的更緊,「我不曉得,但你以後沒有機會想,也沒有機會再這麼做了。」

他吻著金碩珍顫抖的背,真摯不帶有一絲雜念,雙手施力將他扳過身後圈進懷裡,「睡吧,明天帶你去看個東西。」

隔天下午依舊是金碩珍先起來的,他身上穿著金泰亨衣櫃裡的大衣,還把年糕也抱過來了,正在開金泰亨家裡的罐頭給牠吃。他走過去和金碩珍討了一個黏膩濕熱的早安吻,最後把不甘寂寞在一邊喵喵叫的小胖子撈起來,一人一貓一起都抱住了。

兩個人一起吃過早餐後金泰亨拉著金碩珍的手出門,熟悉的帶他穿越小巷子和樹林,走進一個廢棄的游泳池。

「歡迎來到我的秘密基地。」金泰亨展示性的對他張開雙手,傻兮兮的對金碩珍露出四方嘴。

金碩珍一眼就看見了那個佔著面積最大的人像,怔怔地說不出話。

「試試看?隨便噴點什麼都可以。」他來前問過金碩珍喜歡什麼顏色,金泰亨從袋子裡拿了一罐粉紅色的遞給他。

金碩珍接過後遲遲不動,金泰亨就在金碩珍身後攬住他,握住他拿著噴漆的手,按下。

哧啦一聲劃開落日的晚霞,他帶著金碩珍在人像旁的牆上畫了一個微笑。

「這是我人生中最喜歡,而且做起來最快樂的一件事。噴漆的聲音很好聽吧?哥?」金泰亨聽見金碩珍哽咽的聲音,他輕輕將金碩珍的身子轉過來面對著自己,把他手裡的噴漆丟回袋子裡,之後拉過他的手讓金碩珍環上他的脖頸,黏呼呼的視線糾纏著,金泰亨先是撫摸著他的唇瓣,最後才閉起眼湊上前吻住他。小心翼翼地像是在對待易碎的玻璃一樣輕柔地啄吻,「現在又多了一樣啦,如果這也能讓你快樂就好了。」

金泰亨孩子氣的對金碩珍噘起嘴,沒羞沒臊地指了指自己的唇蹭著他,要金碩珍也吻他。

金碩珍紅著耳朵老實的湊上去親了他一口,正要往後退開時被金泰亨一手拉住,手抵住金碩珍的後頸加深了這個吻。

誰也不肯先結束,一個又深又綿長的吻後金泰亨聽見靠在他懷裡喘息的那人小聲地和他說:「南俊說這是移情作用,但我覺得不是。」

「我是真喜歡你,金泰亨,真的喜歡你。」

光是和他說出這樣的話就足以讓金碩珍心裡顫動,酸酸麻麻的,最後那股悸動全匯流成美好又甜蜜的滋味。

「我知道。哥一直小心翼翼的在試探我不是嗎?」

「我也喜歡你。」金泰亨和他對視,溫柔又堅定地道。

擁住金碩珍,金泰亨突然在心裡感謝起小胖子當初不跟他回家,才能讓他最後把他的房東跟小貓兒都一起拐帶回家了。

「哥你知道嗎,動物啊,只會願意接近對他們好又真正溫柔的人的。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吧?」

「我也和他們一樣啊。」

互通了心事後他們兩個在一起了。

搬回來的閔玧其住回他原來那間屋,說是要監視著金泰亨的一舉一動。而金碩珍帶著年糕搬進樓下了。他們兩個一起為一樓的咖啡廳取了名字。

December,十二月,他和金碩珍的生日和相遇的這個月份。

金泰亨看著金碩珍在吧檯裡忙碌的身影,那人聽見他開門發出的聲響正回過頭來看他,依舊溫柔,對著他嘴角微微彎起了一個幅度很小很小的笑意。

金泰亨甘願淪陷在他的微笑裡。如果他能好起來,能快樂,金泰亨不介意做金碩珍的烏龜王八蛋。


end.

可以配合《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看~雖然歌詞與文無關,但很喜歡這首平實又溫暖的感覺。


首先先跟大家道歉,好好一個生賀端出了這個東西。十二月看似高產,其實只寫了這篇跟夜曲11~15…(還卡超久)其他都是十一月寫的。也只能怪自己寫不出快樂的東西。這篇是在死線前寫完的,可能有些地方沒有處理得很好……TT


然後戀愛小說那篇的後續因為沒有時間做功課而卡住了。如果有人認識學醫的希望可以私訊我我有太多地方想問的了!!!!


最後,泰亨生日快樂❤

171229 / 05:20am